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港珠澳大桥用42万吨钢吊装就像看科幻大片骨架油封

发布时间:2020-10-19 06:28:54 阅读: 来源: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作为国内首个大规模使用钢箱梁的外海桥梁工程,港珠澳大桥在桥梁上部结构的用钢量超过42万吨(小部分为钢塔),可用来修建近60座埃菲尔铁塔,吊装现场犹如看科幻大片!

钢箱梁,顾名思义,是钢板箱形的梁;组合梁则是箱板为钢、板面为混凝土的梁。作为大跨径桥梁常用的结构形式,钢箱梁和组合梁之于港珠澳大桥,犹如龙的骨骼。从原材料到板单元到小节段再到大节段,从生产、运输到吊装、拼接,钢完成了它的蜕变。

也正是120年的设计使用寿命、超42万吨钢结构制造需3年内完成、“四化”设计理念等要求,让原本相对常规的钢结构制造,变得不同以往。这一“龙之骨骼”的诞生之路,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所说的“世界级的工程需要世界级的付出”的缩影之一。

“美国奥克兰桥4万吨钢箱梁做了4年,而我们的标段要制造16万吨,却得在3年内完成”,武船重工CB02标项目经理说。负责CB01标的中铁山桥集团担上的任务更不轻松,同样的工期得完成18万吨。负责CB05标钢结构制造的上海振华和中铁宝桥则需完成8万吨。项目部总工程师表示,以前3年做两三万吨不难,现在要解决的新课题是:时间十分有限,但质量及其稳定性更要有保证。

高寿命、短工期两大要求,意味着技术上要更精尖,节奏上要更紧凑。港珠澳大桥项目的“四化”建设理念,即大型化、标准化、工厂化、装配化,其实也是在向钢结构生产继续“开条件”:要有标准化的工厂制造,运输和吊装也都要装配化、大型化。

板单元生产靠机器人

围绕这一系列高标准要求,几家中标企业都投入了新厂房、新设备和新技术。中铁山桥集团在山海关山桥产业园和中山基地建了85万平方米的施工场地,武船重工在武汉总部和中山拼装基地共投入55万平方米的施工场地。2012年,一场关于钢箱梁制造的“战役”开始打响。

首先,从原材料进场到板单元成品产出,这一“骨头”制造的过程是靠机器人完成的。中铁山桥集团将日本先进的电弧跟踪技术引进到山海关山桥产业园,研制了反变形船位焊接机器人,取代了此前“半自动焊接跟踪小车+人工控制焊接位置”的操作模式,确保了板单元质量的稳定和制造的高效。

运梁车轮多达968个

其次,从“骨头”到“小骨骼”的拼接工作,是在三个中山基地“秒速”拼装的。在拼装厂,钢箱梁长线拼装技术替代单段短线拼装法被应用进来——将胎架高度按设计和监控线形布置,使梁段制作、匹配和预拼装一次完成,节省了梁段转运、预拼装的时间,有效缩短梁段制作周期。

拼装后要运输和吊装这些普遍超2000吨的“巨无霸”,鲜有可以借鉴的经验。“每走一步都是新的”。这着实让中铁山桥和武船重工项目部的成员费了一番心思。

在中铁山桥集团和武船重工集团的中山基地看到,有968个轮子、重达3000吨的运梁平车将拼装完毕的大节段运出厂房,一日或数日后,这些庞然大物被送至重载驳船运走。采用的这种滚装方式,在方案实施之前,曾进行了航道测量、潮汐水位监测、船舶装载通航试验等。

据透露,“中铁山桥拼接第一个钢箱梁大节段用了一个多月,往外运用了八个多小时。不过到了后来,大节段的拼接就只需12天,吊装上船1个小时就足够”。

钢结构拼装基本完成

钢结构中最具代表性的钢箱梁节段在抵达港珠澳大桥附近海域后,需等待风力和海浪符合吊装要求时,由大型浮吊船将其吊至桥墩上。现场节段之间的焊接工作,则会在每个节段吊装到位后进行。

至此已不难看出,港珠澳大桥钢箱梁的大多数工作是在车间完成的。为什么不能到海上作业呢?

钢箱梁90%的工作量都移到了车间,除了因为海上作业会比较迟缓外,还有海上施工进度不稳定,受气候影响大、质量难以保障等因素。

截至目前,采取组合梁的九洲航道桥桥段,不仅组合梁的制造和安装工作全部完毕,主体工程也已完工;青州航道桥桥段,钢箱梁大节段已全部安装完毕,只剩部分小节段陆续运往港珠澳大桥海面;江海直达船航道桥桥段也只剩部分将小节段拼接成大节段的工作。

港珠澳大桥主桥已横空出世,逐步在海上展现出它引以为傲的身躯。

1问:为港珠澳大桥建新基地、购置这么多设备值得吗?

港珠澳大桥CB01标项目原党工委书记:中山拼装厂场地并非租用而是购买,两台龙门式起重机,一台就要1.3亿元。投入这么大,是看好中国桥梁乃至国外下一步的老桥改造市场。港珠澳大桥项目,推动国内桥梁业实现技术上的跨越,这使我们有能力承接更多的大桥项目。我们后来就中标了虎门二桥,挪威桥的钢箱梁制造也交由中山基地生产。

2问:如果钢箱梁制造过程中,监理发现问题且难以协调怎么办?

港珠澳大桥CB01标总监理工程师:施工方有时可能希望省事省钱,发现问题睁眼闭眼,但对于我们监理是不允许的,那么出现矛盾怎么办?我们有一个口号,要牢记自己的使命,宁做恶人不做罪人。这点我们做得好,关于重大质量隐患、索赔处理等,我们都很坚持原则。有的施工单位很抵触,但没办法,我不签字,他们就进不到下一程序。

工程师日记:吊装就像看科幻大片

2014年4月13日,珠海连续10天的梅雨天终于放晴,伶仃洋上水雾骤起,虽然天气并不算好,但我们却激动不已。

我们是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CB04标的建设者,我们为了这一刻的“晴”已经等待了半个多月。接下来,我们要做一件事,就是通过两条大型浮吊船把一片长132.6米、宽33.1米,重量达2913吨的钢箱梁进行吊装。我们称呼这种吊装方式为“抬吊”,这次吊装的总重量达3700吨,创国内吊装之最。

在正式吊装前,我们还有一个考验,就是给两条浮吊船安装上一个长105米、重788吨的巨型吊具。此时海上风浪很大,船舶晃动剧烈,为保证吊装计划时间,我们40多名施工人员利用凌晨宝贵的平潮时间抢装吊具,白天进行吊具的加固和调试,如此反复作业三个通宵,72个小时未合眼,硬是把8条长达351米、5吨重的钢丝绳在海上绕了八道,成功完成起吊前的准备工序。

4月16日12时08分,经现场测定海上风力、浪高条件均符合吊装环境要求,对讲机里传出指挥员起吊指令。两台浮吊船通过吊具缓缓将钢箱梁提起,全场人员屏息凝视,现场不时发出刺耳的钢铁摩擦声,真是有种看美国科幻大片的感觉。

在浮吊的作用下,钢箱梁缓缓脱离了运输船,朝着指定墩位缓缓前进,“80米、50米、20米”伴随着我们的紧张呼吸,电脑不断传送着各项数据,我们压抑着激动的内心注视着钢箱梁的每一米靠近。14时47分,钢箱梁放至指定位置,对讲机里传出“吊装成功”,庆祝的鞭炮声骤然响起,现场一片欢腾。

按摩椅品牌

不锈钢桥梁栏杆

防水涂料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