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500亿美元俄罗斯如何承受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10:30 阅读: 来源: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500亿美元:俄罗斯如何承受

7月28日,海牙常设仲裁法庭裁定:俄罗斯政府以“非法手段”迫使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破产,需向其前股东赔偿516亿美元。

这场万众瞩目的官司至此告一段落。10年前,此案因涉及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与最具争议的前首富而轰动一时,10年后,又以耗时之长、索赔金额之高引发关注。裁决公布正值美欧加紧对俄制裁以及马航MH17失事之际,这无疑再次将俄罗斯推向风口浪尖。

尤科斯的兴衰

尤科斯经历过作为俄石油业领军人的辉煌,也经历过负债累累、走向破产的衰亡。

这个前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的兴衰沉浮还要从一个人说起,他就是俄前首富、公司总裁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

他是俄罗斯新一代寡头的典型代表,凭借初始资金创建了梅纳捷普银行。乘着1992年至1993年俄全面推行私有化的东风,霍氏企业迅速壮大。在这过程中,他结识了时任总统叶利钦,后被提拔为俄能源部石油副部长。

真正使霍氏变为亿万富翁的转折点是1995年12月的尤科斯“世纪拍卖”,凭借在能源界的地位,霍氏以3.5亿美元的低价收购了尤科斯78%的股份。2年后,尤科斯身价达到了70亿美元。

1998年的经济危机后,初尝甜头的霍氏专心经营石油公司。经过几轮收购,尤科斯成为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坐拥全俄490亿桶石油储量中的140亿至210亿桶。

2003年,尤科斯遭遇了毁灭性打击,霍多尔科夫斯基因涉嫌诈骗、偷税、侵吞公款、洗钱被捕,获刑13年。2004年,尤科斯又被指控拖欠数百亿美元税款,此后公司每况愈下,于2006年8月宣布破产,主要资产被变卖。

霍多尔科夫斯基和他的石油王国就此惨淡落幕。对此,外界普遍认为这其中另有内幕。普京自上任之初就规划着经济复兴大业,油气资源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当时石油利润增加未能充实国库,反而流入能源寡头们的腰包,俄政府只控制着石油业的7%。另一方面,霍多尔科夫斯基公开向反对党派提供支持,甚至暗示他本人有意进军政坛。这就导致普京最终落下斧头。

即便后来俄政府极力否认,也难以让外界相信其清白。2005年,尤科斯的最大股东GML公司以“非法迫使尤科斯破产”为由,将俄政府告上法庭,要求俄方支付1140亿美元的赔偿金。

俄:裁定带有政治偏见

最终裁决为原告胜诉。

原告律师依曼努尔·盖拉德称:“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裁决。从司法层面确定了俄罗斯政府并不是税收的合法收取人,其目的就是破坏尤科斯,为国有企业非法攫取尤科斯的资产。”

GML公司表示:“对绝大部分尤科斯的股东来说,过去10年都在为这个结果而努力,最终裁定公平而有意义。”

霍多尔科夫斯基也对裁决表示欢迎:“股东们终于有机会收回自己的资产。”但他表示自己不会获任何赔偿,因为其名下的尤科斯股权早已转让予另一名大股东涅夫兹林,后者目前拥有GML超过70%股权。

俄罗斯对这一裁决结果感到不满。俄财政部7月28日在官网上发表声明说,海牙法院的裁定带有政治偏见和明显缺陷,损害了仲裁法院权威性,并表示将提出上诉。俄外长拉夫罗夫称:“俄方将动用一切法律手段进行上诉,捍卫权益。”

不过,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合伙人王小平律师告诉本报记者:“根据《能源宪章条约》(ETC)第26条、27条的规定,裁决是终局的。”

“为什么法院判决俄罗斯败诉?当时,尤科斯拖欠税款,负债累累导致破产,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政府抢夺公司资产、逼迫其破产的说法很荒谬。”俄副总统的金融顾问塔玛拉·卡西扬诺娃说。

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会总负责人科斯坦金·西莫诺夫表示:“法院判决拖了很久,所有的证据再清晰不过。前10年始终未进行宣判,而随着俄与西方关系日益紧张,才做出最后裁决。而且法院早在7月18日就完成了宣判,就是马航失事的前一天,但正式公布却等到了7月28日,这在时间上决不是巧合。”

“法院是根据ETC做出的裁定,虽然俄政府签署了ETC,但国家杜马最终没有批准。所以海牙仲裁法庭的裁决是不合法的。俄罗斯将来对待签订法律协议一定要更加谨慎,不要本来没签,但反过来还受到制约。”西莫诺夫说,“不过,西方每每在重要时刻,总能想起法律协议,比如南溪管道停工也是法规惹的祸。欧洲的想法是:既然俄罗斯拒绝签订ETC,那么法院就要做点什么。”

对于ETC对俄是否适用,王小平律师告诉记者,      这是具有争议的。ECT规定,通过采用签署、换文、批准、接受、赞同的任何一种形式,在其各形式的任何一个时间里都可以宣告正式加入。这也符合维也纳条约法第11条。

不过ETC条约未经俄罗斯国内权力机构批准是不对俄罗斯生效的。然而条约ETC第45条的“暂时适用”条款给了仲裁庭以ETC适用于俄罗斯的理由。仲裁庭认为,虽然俄罗斯终止了“暂时适用”,但“暂时适用”终止前的期间内的投资活动仍可适用ETC。

但ETC第45(1)规定签署即开始“暂时适用”,除非“暂时适用”同主体的宪法法律或法规相冲突。这一条款又给以了俄罗斯对“暂时使用”的可否带来了争论余地。

俄《观点报》称,500亿美元的数额也存在争议。法院给出的市场估价是2007年资产评估,但实际上,2007年尤科斯已经破产,所以如果估价也应该依据更早的时间。要知道2007年公司市值为500亿美元,而2004年仅为220亿美元。

赔还是不赔

判决已下达,500亿美元相当于俄罗斯GDP的2.5%,以及其储备基金的57%。如此巨额的赔偿俄罗斯到底会不会支付?

海牙仲裁法庭要求,俄须在2015年1月15日前,向尤科斯主要股东赔偿,否则须支付额外利息。

普京前经济顾问安德烈·伊拉里奥诺夫表示:“如果俄罗斯政府试图逃避赔偿,俄罗斯在全球各地的资产都将被冻结。”

涅夫兹林表示,股东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来追债。“如果俄拒绝赔偿,我们将寻找并冻结俄罗斯海外资产。”GML方面还表示,不排除未来将起诉俄油及其包括BP在内的股东,因为这些公司参与瓜分尤科斯资产。

俄油在裁定公布当天发声明强调,收购尤科斯资产的所有交易均合法合规,俄油不是被告,也不认为海牙仲裁法庭的决定会对其业务或资产产生消极影响。

诺尔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维克多·格勒布托福认为,根据一些法律实案,股东不可能从俄油的资产中追讨俄罗斯债务。

对于冻结海外资产的说法,王小平律师说:“在全球冻结俄罗斯资产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ECT只是规定各个成员国作为争议当事人,应当径直执行裁决,并没有规定由任何主体对成员国财产进行执行措施。对于这类裁决,一般应当由当事人申请法院执行。当事人具体如何申请、法院如何处理,则需要根据各国的具体情况而定。”

尤科斯前法律顾问戈洛洛博夫预计,尤科斯要从俄罗斯获得赔偿可能至少还要等10年。

西方对俄的另一种制裁

俄罗斯国家杜马宪法立法和国家建设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普利金认为,对尤科斯案的裁决本质上是西方对俄罗斯的又一种制裁措施。

《金融时报》7月28日撰文称,制裁以及尤科斯索赔案导致俄罗斯更加孤立,暗中破坏了俄罗斯经济一体化进程。

瑞信经济学家阿列克谢·波多尔洛夫表示,这一裁决将影响俄罗斯长期金融稳定性的评估,可能会调整俄罗斯评级的依据。穆迪也认为,尤科斯裁决结果恐怕会给俄罗斯信用评级带来负面影响。

尤科斯案裁决出炉之际,正是西方对俄加紧制裁之时。7月28日下午,法、美、德、英和意首脑进行了电话会议,商讨制裁事宜。欧盟又于29日宣布对俄罗斯追加一揽子制裁措施,涉及金融、军售、敏感技术出口等领域。

英国《每日电讯报》刊文表示,最终裁决将这场10年的官司推向高潮,对普京是一个打击,也让与俄油、俄气的合作伙伴包括BP在内的西方公司变得尴尬,后者似乎多年来经营的都是非法资产。

7月29日,BP发表声明称,公司尚未受到美国制裁俄油的影响,不过如果更多国际制裁施加于俄罗斯,将影响BP与俄油的关系以及对俄投资。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能源外交研究中心主任王海运告诉本报记者,裁决一方面是西方针对普京的新举措,也是对俄罗斯从形象到心理上的又一打击,这无疑是制裁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可能造成俄罗斯经济困难,但对石油业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对于大国,真正做到惩罚还是很难的。

双鸭山定做西服

岳阳工作服订做

贵阳设计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