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重庆人谭波涛回忆登珠峰细节登顶后唱国歌流下眼泪

发布时间:2020-10-15 00:55:35 阅读: 来源: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谭波涛登顶珠峰。受访者供图

谭波涛

4月初离渝,历时一个多月,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主峰,昨天凌晨,50岁的重庆人谭波涛终于回到了重庆。昨日中午,重庆晨报记者对其进行面对面采访,还原了老谭登峰的细节及心路历程,带你走近一个真实、心态好的谭波涛。

欢庆

离渝一个多月,归来时大家为他欢庆

“欢迎涛哥(谭波涛),英雄归来!”

“我不是英雄,你们才是英雄!”

昨日中午,在朋友们为谭波涛的归来欢庆的宴席上,记者见到了谭波涛本人。他非常健谈,也显得很年轻,活力和状态远超出50岁的同龄人。他用一口万州口音的重庆话,说得举座的欢笑声此起彼伏。

因为加德满都目前没有直达重庆的航班,他是经成都中转回来的,“到家时已经零点过了”。随即,朋友们陆续从各地赶来,为他欢庆,最远的从贵州习水,一大早开车赶来,看得出,大家都真心为老谭欢庆。

细节

登顶第一件事唱国歌,“赢在心态”

距离老谭的登顶时刻已有一周时间,但是大家谈论得最多的,还是“登顶”这件事。

“正儿八经在峰顶待的时间,只有20分钟左右。”在峰顶,谭波涛和夏尔巴向导、领队3人录下了一段视频,在峰顶,他们打开了各自的纪念标志物,国旗、经幡等。谭波涛说,他登顶第一件事是唱国歌,并迎风展开了五星红旗。

在山顶,风特别大,戴着眼镜、氧气罩等,音效不是很好,但谭波涛还是唱完了整首歌,“眼泪不自主地流了下来”。除此之外,他还将航道旗(谭波涛在航道部门工作)等旗帜一一展示,留作登顶的纪念。

峰顶不仅“一览众山小”,也有“风大、缺氧、高寒”的风险,老谭的队友就有人出现过雪盲、肺水肿等情况。“有一位队友,在山顶出现了雪盲,什么也看不到。他说自己想在山顶待一会儿再走,夏尔巴向导几乎是‘连拖带打’地将他弄了下来。”事后,这位队友非常感激向导,如果不是其力主撤退,他“也许就再也撤不下来了”。

在山顶不可能久待,在有限的时间里,老谭还是见到了日出,“那一抹霞光,永生难忘”,除此之外,山上还有晶莹剔透的贝壳化石、以奇异姿势扑腾的飞鸟。“以前,听说珠穆朗玛峰是从海底地壳运动起来的,现今亲眼所见。在超过八千米的高空,飞鸟不停地扑腾翅膀,却‘飞不动’。”总之,所有的景象都有那么一丝新奇。

20分钟左右,老谭也被呼呼的风撕扯。这时,他做了一个动作,将双手高高举起,“想象着双手伸入银河,日出之后,面朝红彤彤的太阳,用意念想象着,让暖光流入丹田,分外爽快!”

从大本营到峰顶,总体上“是一条凸起的山脊”,风很猛,没有经验和没受过训练的人,随时可能受影响“失足”,每走一步,都考验攀登者的综合能力。这些情况,可以通过专业的训练来把风险降到最低,但没有绝对的安全。

除此之外,山上的各种消息、景象、天气,都影响着登山者。“就像向导出事时,我当时心里也是几起几落。有一刻我在想,自己已50岁,2014年没登上去,还有多少机会重来……”不过,在纠结之后,老谭很快调整状态,他总结自己的状态是“无论遇到什么,都尽力去争取(例如找到第三个向导),但搞不定也并不着急”。

他称,自己能够幸运登顶并平安归来,“胜在心态”。

爱好

他每天运动超3小时,热爱登山

为何要登山?这个问题,老谭的回答是朴素的两个字:热爱。

在朋友圈里,老谭可是一位十足的运动达人,登山之外,他最爱两项运动:骑车和跑步。虽然日常的工作也不少,但他还是挤出了不少时间跑步,“正常状态下,每天跑步超过3小时。”朋友打趣说,“如果(3小时)没跑够,你在江北喊他吃饭,他会从南坪跑步过来”。

老谭对登山的热爱,开始于数年前,“大概是5年前,我初识老谭的时候,他跟我说自己的目标是登顶珠峰,听到的人都肃然起敬,但同时也觉得他不一定能够做到。”谭波涛的朋友陈女士说,后来,他们渐渐了解到,老谭从慕士塔格峰等“循序渐进”,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也许是同样热爱登山的缘故,谭波涛也喜欢著名商人王石。“几年前,王石到重庆演讲的时候,我到处去想办法弄他的签名。”

尽管是朋友眼中的“运动达人”,谭波涛并不认为他的体能在登山者中占有优势,“我们这次的团队中,有一位香港的中学教师,名叫曾燕红(英文名Ada),体力很强,据传可以一口气跑一两百公里山路,难以想象……”

跟Ada这样的人相比,谭波涛认为自己的登顶,更多的是靠临场心态。

“回家才是攀登高峰的目标”

重庆晨报:涛哥,欢迎回家。这次登山遇到那么多事,中途有没有想过放弃?

谭波涛:说实话,这次登珠峰和为登珠峰做准备的过程还是挺苦的,也有过纠结,有另外一个声音,不止一次地想起。这声音说“回去吧,放弃吧”,有人说登珠峰的好多是“自虐狂”,也有其原因。我觉得,既然热爱,就不该那么多抱怨,自己选的,只要尽力不留遗憾就好,所以很幸运最后坚持下来,没有放弃。

重庆晨报:登顶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对你个人有什么改变没有?

谭波涛:我也常常问我自己,投入了这么多的时间、精力、金钱,去干一件被称作自己理想的事,究竟有没有意义?在加德满都往珠峰大本营的路上,我们在“户外登山遇难勇士纪念碑”看到那么多前赴的死难者,内心也有波折,质疑自己这样做有怎样的人生价值。

而且,回来之后,内心也在想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应该把这些时间、精力、金钱投入到另外的事情上,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回来的感觉真好,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要好好工作、好好挣钱、好好爱应该爱的人,其他的是不是都该“空了吹”。

重庆晨报:回家的感觉如何?

谭波涛:感觉很奇妙,就像昨天晚上,我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感觉一切是那么美好,那么值得去珍惜。真的,无论是在登山之中还是回来之后,家的感觉是那么爽,我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没有最高峰,回家才是攀登高峰的目标”。

重庆晨报:有人说,登山花费不菲哟。

谭波涛:对于普通的工薪阶层而言,登山的花费并不是一笔小数目,这要视每个人的经济情况而定。在登山圈子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登山者,就像前面说的,有人赢在体力,有人赢在投入(花费不菲),而我,更多的是赢在心态。

登顶珠峰的重庆人

??? 1960年5月,重庆人屈银华成功登顶珠峰。 2013年5月,重庆人张翔海成功登顶珠峰。

记者 张旭

安徽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专业看皮肤病医院

南京治疗牛皮癣医院地址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