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飞鸟五翔写给一个时代的结束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8:32 阅读: 来源:油气田缓蚀剂厂家

从诞生到到现在,一直饱受争议。两个声音伴随着这个行业的成长:一个是恶魔,无耻而贪婪;一个是天使,掐着中国互联网的脖子, 以曼妙的身姿从深渊中腾空而上。所以我们很迷惑,一直都迷茫的徘徊在似乎无所谓的探究中,企盼这种受人怀疑只是因为我们还未找到爆发力量的平台,获得爆发后那骄人的成绩。 这个行业就是一种无聊的重复,不仅是重复他人的,也是在重复自己的。即使是爬到纳斯达克露个小脸,那也只是另一个复制的“什么什么”而已。 我是们是无法改变这种重复性的,我们通常做的是在实际的过程中精巧的玩弄着各种概念,并非祈求实现突破,只愿短暂的与众不同。 也许并非我们不愿与大众同步,也不是我们甘愿独享寂寞。而是我们内心天生的欲望与狂躁让我们的思想.行为都透露着不祥的气息。 我们随时都在寻找机会,随时都在吸收与抛弃一些东西,不是我们没有定性,而是只有在这种不停的选择,不停的甄别中,才能找到最适合在种种夹缝中获取暴利的机会。我早已经不关心经济领域的道德问题。金钱是没有良知的,它的本能是不断追逐更高的利润,哪怕每个毛孔里都滴着鲜血。 我们也喜欢创新,渴望创造,也一直坚持着我的创新原则:海量吸取目标信息---甄别信息----利用信息----创造不同的”皇帝的新装”,然而却不得已的走入宿命,以满足我们与生俱来的丑陋本性。我深深的明白,我们对于用户的心理分析已经到达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及近所能的以各种噱头吸引着那些自娱自乐的媚俗心态. 我们时刻都想证明自己,时刻都想得到别人的认可。然而却注定要为荣誉而战!!!尽管这种所谓的荣誉已经成为了肮脏的负担! 我们知道,我们要相信自己,我们必须相信自己。我们告诉自己:令我们走入低谷的不是别人过分注视的目光,而是我们先天迷失的心。 一次次的失败让也许会让我们不断坚强,不断修正自己,更好的定位自己。路在迷迷茫茫中延伸,但现在似乎已渐渐清晰。 现实中,我们站在现代化的过道里,睁大眼睛注视着庞大的科学走来走去,我们屏住呼吸,竞争收紧心弦,即便是真空,也找不到一片空白,处处是长波与短波,处处是交流与信息,虽举世太平,却无处不喧哗. 存在了多时的沉重规则,终于在金钱和网络时代轰然坍塌,我们大家伙儿一同乘坐《泰坦尼克号》进行海难前的群体性癫痫狂欢,彼此由着兴头轮番演绎人性的无知与贪婪,谁知道有什么方法逃离这即将临头的灾难?早晚都下地狱,该不该彻底放松彼此游戏一番? 这个行业时间好短,繁荣的芳华有如烟花般的瞬间破灭,没有任何值得沉淀的记忆,所以这个行业没有什么专家,没有什么学者,所谓的这些以此作为自身标榜的人只不过是用香炉里的残灰粉饰了自己那张一直挂满脸奸诈笑容的脸而已. 得知道中国的所谓的知名经济学家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政界、商界和媒体合谋包装出来的,每一股经济势力在学界都有寻租的利益代言人,他们的屁股永远坐在利益的板凳上,所以当他们鼓吹政府要干预证券市场时,你就知道国企要从股市圈钱解困了;当他们嚷嚷要建立企业管理层激励机制,搞什么股份制改造、什么MBO、什么国退民进时,你就知道有财主要对国有资产下手啦,现在终于轮到了增值行业.山雨欲来风满楼,墙倒众人推啊,呵呵,这叫一个使劲推啊. 这个行业也没有前辈和英雄,所谓的成功者,不过是得了手的骗子,如果当年袁世凯窃国成功,没准你我现在还是洪宪帝国皇帝的子民呢。按照弱肉强食的原则,手段越黑心眼越坏的人越有本事,好人一般都是面瓜被PK掉了,所谓干事业基本上是一帮子坏人互相过招,最后在场子里剩下来没有被干掉的就是成功人士。 如果说我以极具戏谑的心态写下了假如有个叫SP的城镇和假如有个SP的江湖,以及之后的冬至的话,那此刻我自认为自己是虚伪的冷静,对于这个行业,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在不停的寻找合理的解释和答案,然而不管题目—什么拯救也好,严冬也好---有多么震慑和吸引眼球,内容始终是空洞的无聊. 当我以伪学者的心态打开电脑准备动笔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有颗神经质的心脏. 我们都在试图理解行业的将来,或猜测,或推断,亦或是希冀.一切都可见而一切又难以琢磨,一切都近在咫尺而一切又不可触及. SP=service provider 服务提供商,这个曾经标榜着一个时代的名词却绝对是个失败的称呼,从字面上理解,如果说提供服务就是服务提供商的话,那各大桑拿会所岂不是更加的适合这个及其富有时代感的称呼,要知道,他们可是满足了人类亘古以来一直没有断过的基本需要.当中国突然电光石火般的冒出这么个庞大而有无序的市场的时候,也许没有人会考虑它起码的一个名称的称谓. “名不正,则言不顺” SP所起到的作用只不过是在那个恰当的时间,那个恰当地点,恰当的拯救了那个恰当要濒临崩溃的中国互联网. 如果说尼葛洛庞蒂的理论造就了互联网这样一种新经济模式的话,那么没有任何经济和技术理论可以解释中国SP们的兴起,除非我们生搬硬套的将之称为中国特色. 如今中国的所谓“新经济”不过是美国“新经济”的翻版,严重缺乏原创能力的国人发现COPY人家的模式既省钱又省时还省力,于是“亚马孙”成就了“当当”,“e-bay”成就了“易趣”,搬起指头一数,婚恋红娘、视频分享、博客播客等等领域大大小小的中国网站,哪一个找不出美国老爹的影子?不过国人善内战,同质化网站之间的混战倒也产生了一批所谓的“新经济”领袖和江湖好汉,这情形颇有些像乱世间军阀群起,各立山头然后互相蚕食,最后尸骸遍地,城中方竖起一统天下的大王旗。 至于过程,我不想多写了,所有从业的所谓精英们都会了解整个行业的发展过程,及其富有戏剧性 这世上最容易谈论得的就是成败,最难评说的就是善恶。我们很容易将身边的万事万物的结局都简单地归于道德品行的正负所致,须知在商业领域是不要道德论短长的。追逐利润是资本的本能也是企业家的使命,要生存和壮大就只得找黑钱,一旦资金断流快玩不转,政府不可能像拯救国企(包括国有银行和证券公司)那样去拯救民企,媒体与民众历来就是成者英雄败者贼,口水和板砖一起上,如此里应外合,我们当然只有死路一条。” 对于这个行业来说,这只是也仅仅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但对于SP来说,却只是一个结束,所以我也就冒天下之大不违,写这篇文章,并斗胆以下面这句话作为文章的结尾”增值业务再战江湖,SP择日而亡” [url=]飞鸟五翔的博客[/url]

广州筹划税务代理

广州工作签证查询

代理记账咨询